台版急診室的春天 5千元救一命醫界寶貴教材[2012-04-09]

江文莒醫師親身經歷的《在雲林難忘的一夜》是台版的急診室春天,比戲劇還戲劇,讓他反思「擁有越多,願意給的竟然越少?」這篇文章寫於六年前,對照幾年來掉包檢體訛稱乳癌割除患者乳房、掉包骨水泥賺取患者自費差價等荒謬的醫療事件,只能說一樣米養百種醫生。
九十五年六月,江文莒在台大雲林分院急診室最後ㄧ個夜班,病患如潮水湧入,其中之一是溫先生,診斷八成是盲腸炎需要開刀,但溫妻遲疑:「八成?能不能肯定是或不是?」江文莒有點火大,病患不發一語。
江文莒幫溫某打抗生素、安排電腦斷層,再證實盲腸炎的機率是九成,溫妻卻說「能不能帶藥回家吃就好?」江生氣這對夫妻這麼「龜毛」,氣急敗壞告訴他們可以轉院開刀,若堅持出院他不負責,溫先生終於開口「反正我爛命一條!」
溫妻低頭解釋,不是不給丈夫開刀住院,而是家裡一點錢也沒有,丈夫做捆工領現,三個孩子才有飯吃。江文莒為自己的魯莽抱歉但愛莫能助,若以腹腔鏡開刀復原快,但要自費兩萬元,傳統式剖腹開刀費用三千元,卻得住院一周以上。江文莒通知社工室幫忙,夫妻倆決定看補助金額再選擇治療方式,溫先生又打了一夜抗生素苦熬。
隔天晨間會議,江文莒對同僚提及此事說,雲林真的有這麼窮的病人。同僚回說「我們可以讓病人因病而死,但不能因貧而死,應先讓他開刀,錢再想辦法,大不了幫他出!」這一回應對他猶如當頭棒喝。
江文莒說他當時腦中一陣暈眩,想起十年前,薪水還不到現在的一半,他認養貧童,更早時靠公費過活,還能捐出一個月的家教費,曾幾何時「付出」的想法被他排除在行為反應之外,幾千塊對他不過是節慶的一頓飯錢,對溫家卻是一家性命之所繫,「當我擁有越多,願意給的竟越少!」
走向病房,江把五千塊塞進溫某手掌,夫妻倆先是婉拒、最後才勉強收下。溫某說雖然彼此不認識,謝謝醫師對他們這麼好,以後工作有錢再慢慢還,江文莒揮揮手說沒關係,互相幫忙而已。經過看診台時向同僚道聲謝,對方一頭霧水,走出急診室大門,感覺「門外清晨的陽光似乎更耀眼了」。

相關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