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下鄉 一步一腳印 李永豐 就要孩子快樂[2013-12-30]

中國時報【李維菁╱台北報導】 李永豐(見圖,陳君瑋攝)的辦公室掛著一張義大利導演費里尼的作品《小丑》海報,那是紙風車兒童劇團15年前到巴黎公演時候買的,小丑的頭從盒子冒出來,臉上的表情單純且蠢,還有種奇異的快樂。李永豐指指著小丑海報說:「那像我的心情,感動而單純,我喜歡這張海報,我覺得那就是我。」 這些年來的台灣沒有人不知道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2006年發起「紙風車319鄉村兒童藝術工程」,以全程民間募款資助的條件,推動兒童劇到台灣319個偏鄉演出,要讓全台灣的兒童都有看戲的權利。

紙風車319鄉村演出 他捍衛藝術權,認為那是每個國民的權益,相信偏鄉的小孩和台北都會的小孩一樣都有看兒童劇的權利。而他發起大眾募款給自己家鄉的小孩看戲,過程中深耕並推動了台灣人對家鄉土地的重新認知以及情感的確認。

這其中完全不動用申請政府的補助。這項計畫在2011年結束。這5年多辛苦疲憊的推動才落幕不久,他又在2012年再度啟動「紙風車368鄉鎮市區兒童藝術工程」。 這是一個龐大的藝術運動,也是一個漫長的社會雕塑,這個運動的成功在於它成功地喚起社會大眾的家鄉情感,創造了成功的運作模式,這些都有賴於李永豐身上融合最天真的理想及最現實的經營能力,他是個現實的浪漫主義者。 豪情海派 討厭說教 李永豐從來討厭談大道理,甚至常常刻意規避要正經說教的任何可能。他比較喜歡人家看他飆髒話、喝酒、嚼檳榔、大鬧大笑,有人說他長袖善舞,有人則說他豪情義氣。

他老對人說:「我不是讀書人,我是流氓啦!」傾向將嚴肅宏大的澎派情感理念,放在紅色鼻頭咧嘴大笑的面皮之下,小丑無誤。

他人生35歲的時候一度陷入沮喪。戲劇科班出身的他,演過一些戲,也編導過一些作品,參與見證了台灣小劇場運動的興起與活躍。30幾歲那些年走遍各國看戲,又在紐約住過一陣子,看愈來愈多傑作,卻讓自己愈來愈痛苦。

「我根本不是個咖!看到那些精采作品,我怎麼做得出來!」 那些年他覺得自己在藝術上根本是過氣的人,不知道中年之後還要怎麼作戲,還能怎麼作戲。

他說,「有一度我覺得很慘,慘到想死。你知道那種心情嗎?像是你聽拉圖指揮柏林愛樂演出馬勒,你會聽到震撼不已,但是你自己做不到。像是你高中得了美術比賽冠軍,然後你看到了畢卡索。」 窮鄉資源少 受震撼 處在沮喪與迷惘中,李永豐的孩子出生。

他帶著小孩回到嘉義布袋家鄉,看到了布袋的孩子,驚覺家鄉的孩子竟然和以前他離開的時候一樣。窮鄉的資源少,孩子過的日子並沒有隨歲月而進步,跑遍世界各國的他,受到很大震撼。這是他人生從此改變的關鍵時刻。

「我生出了希望,我想改變,我想把我熱愛的戲劇帶到這些小孩面前。」他於是決定要做出好看的兒童劇,並且要讓台灣每個鄉下小孩都可以看到精采的兒童劇,「我必須要在死前做這件事。」

相關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