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會緣由

許多人問我為什麼要創「中華公益慈善總會」,每次談到這個問題,我有太多的理由可講,說三天三夜也說不盡。
1965年我出生於台中外埔的一個村落,我還沒出生時家裡因長輩發生問題,我就在母親的肚子裡四處流浪搬家。聽母親說起,在那個時候因沒錢,只好挺著大肚子輪流拜訪一些親戚,趁拜訪時故意聊天拖晚一點,就會有機會留下過夜。如果沒有地方棲身,就在車站用冷水洗澡跟睡覺。母親後來找到一個幼稚園煮飯的工作,才暫時生活安定的把我生下來。
我小時候的印象就是不停的搬家,可以知道的是有很多的人幫助我們過日子,把不穿的衣服送我們。母親會帶我到市場撿菜葉,跟攤販要一些豬肉皮回來煮飯給我們小孩子吃,母親總是等小孩吃完後,最後再撿剩下的吃。長大後我常玩笑的說那一段日子叫做「野狗的歲月」,雖然一路過著如野狗一般的生活,但全家人至少還可以緊密的在一起,共同面對所有的困難一起走下去。
小時候讀書常常繳不起這個費用那個費用,母親每次看到繳款通知單就一直哭一直哭,所以我每次要繳什麼錢,我都不敢跟母親說。小學三年級開始要帶便當,要繳蒸便當的錢,我害怕母親知道,每天中午就跑到操場玩,喝自來水,童年的我心想喝很多水的肚子就不會餓了,後來我的老師曾月嬌發現了,我總算可以有便當吃。
母親總是一人白天要做工晚上要做手工,一直拼命賺錢養我們四個小孩。從小學四年級暑假我就到工地幫忙抱磚頭抬水泥,每一個禮拜天或寒暑假我都好高興可以賺錢給媽媽。有一次母親累倒了生病在家休息,我才七歲的二弟竟又得了急性盲腸炎要馬上開刀,我依稀記得是在三重那一家診所,那一位好醫生的幫忙,我與母親向那位醫生下跪,求他救救我的弟弟,我們繳不出保證金開刀的費用,那位醫生讓我們分期,還幫我母親打針,那位醫生還教我做功課,那是我們家很重要的一個貴人。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清清楚楚我們一家人是怎麼熬過來的,我深刻體會貧病交迫的痛苦,知道沒有飯吃,沒有錢看病,沒有錢讀書的痛苦。成年以後我更能體悟,了解上天為什麼給我的生命這麼多的體驗,如此的磨練,讓我更清楚我這一生要走的方向路途!我31歲瀕死的經驗,那是一個人可能一輩子都遇不到的經歷,竟然讓我經歷了,讓我瞭解原來生命是如此的脆弱,是如此不堪一擊。「人」是會隨時離開這個世界的!這十幾年來我更堅定我這一生應該走的路,我要將我生命所有的時間,所有的能量全部投入去協助需要被幫助的人。
921大地震時我組了義診隊,號召幾位好友在災區服務了大約半年,看到那些災區的朋友因失去親人,失去財產的痛苦,我真的全能體會,都能瞭解,我只恨我個人能力有限,沒有辦法一個一個的幫助他們。
當我離開災區回到台北,新聞每天總是報來經濟不景氣或又有人自殺等負面消息,讓我看了好心痛。我心想一定要改變這個現象,我決心積極辦理職業訓練教學,協助失業的朋友及失業家庭學習一技之長,希望他們藉此遠離痛苦改善生活。
我執意要辦下去,多教一些人一些家庭,讓他們有工作,有一技之長可以改善生活,可是那麼多的學生開銷真得很大,結果辦的負債累累,還跟地下錢莊借錢繼續辦學下去,當所有的學生知道以後,還主動湊錢加學費讓我還地下錢莊的錢,當初原來想幫他們結果反過來被幫,想想真是不好意思,可是那麼多年來,我與當初那些師姐師兄早己經變成親密的家人。
這幾年我一直從事教學事業,到底教了幾千人我也數不清了,只是來上過課的師姐師兄們每一個人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回憶,看到他們每個人經濟條件改善,生活過的愈來愈好我就好高興,而且他們都還記得我說過的話:當生命有餘力時一定要多幫助一些人。
這幾年在師姐師兄的協力支持下,我們的義診隊也愈趨成熟,加入的志工愈來愈多,記得剛辦的時候還有人笑我一定辦不起來,我還記得第一次義診的經費不夠,我只好叫我的老婆先不要買奶粉,煮稀飯給我兒子吃就好,先將義診辦好為重,所以我常說我兒子從出生就陪我在修行,這幾年雖然義診的經費己經花了幾百萬,但是在冥冥之中就是有一股力量在支撐著義診隊往一鄉鎮一鄉鎮繼續的前進。
因為兒時的經驗,我說服很多朋友認養家扶基金會的小朋友,這幾年我們所認養小朋友也愈來愈多,常常也會收到那些小朋友或家長寄來的信,當我知道那些小朋友目前生活的還可以,我就很欣慰。孩童的營養午餐也是讓我很頭痛的問題,我也只能盡力協助一些繳不起營養午餐費的家庭,因為我知道孩子不能沒飯吃,孩子一定要讀書,可是我的力量真的有限,希望我們的政府趕快幫幫這些家庭這些小孩。一些社會困苦家庭我們也想盡辦法協助他們,雖然透過大家的共同努力我們可以做的愈來愈多,但這次的莫拉克風災我看到災民在受苦,我也只能將要付給廠商的貨款還有學員繳交的學費捐出去,可是有那麼多需要我們協助的同胞,我能做的還是太少,雖然我拼命努力的賺錢,還是達不到我們想對百姓眾生想做的萬分之一。
我的一生活到現在,堅信只要努力就能改變命運,也感謝上蒼讓我的生命有那麼多的淬鍊,才能讓我有辦法去做我想做的事。我一直覺得只要努力一定有辦法在我有生之年將我心目中的「聖堂」建立完成,但幾年前我的身體己經受不了了,經過檢查以後,當我知道我生命的長度可能無法等到「聖堂」完成的那一天,我很憂心努力那麼多年,用盡千心萬苦所奠下的基礎,會因為我的離去而無法接續下去。我想為這塊土地的百姓眾生所做的事無法完成,我只好更努力的演講,召集更多的志工朋友加入,加緊腳步成立「中華公益慈善總會」。
「中華公益慈善總會」是我生命最後的一搏,不管多麼的艱難我一定要完成,當然也感謝這麼多的上級長官及志工師姐師兄的支持,讓濟世淑人的志業可以永遠傳承下去,也許「我為人人,人人為我」是個夢想,但是我一定要努力去推動,那是我畢生的職志,也許到最後我已無力,但是我相信未來「中華公益慈善總會」所有的志工師姐師兄定會將志業一直傳承下去,做更多的慈善救助。我現在只有唯一的一個願望,希望能在我闔眼前的一刻,能看到心中『聖堂』的建立,讓世間不再有苦痛,讓每個孩子有飯吃、有書讀、有錢看病,有個美滿家庭。
最後我在此深深的請託全國所有的同胞支持「中華公益慈善總會」所要推動的志業,幫助我們身邊所有需要幫助的人,我也相信未來所有的志工夥伴定會秉持我當初創會的初衷,為天下蒼生來努力。

 

邱九桁深深的感恩 2009.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