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標題文件

   

邱九桁 脊骨肌肉神經徒手矯治整療學
第二章 脊骨神經醫學的哲學思想
健康淺談
「健康」是任何人都追求的目標。每個人的健康概念都會因為民族、 教育、宗教、經濟、家庭、及經驗等等不同因素影響而各有不同。正確的健康概念使人注意生活、飲食、工作上每一件事的輕重並作出適當的安排,使個人及社會都得到健康的發展。 要談論「健康」我們不能不談「病痛」,「沒有病」或「沒有痛」是否便是健康呢?
健康的定義
世界衛生組織(WHO) 對「健康」所作的定義是「身心以及社會性都 處於完全良好的狀態,並非僅指沒有疾病或傷殘」。以上健康的定義普遍被整個醫療界所認同,醫學字典如 Dorland’s 醫學字典也套用了它。
社會進步=人類健康?
隨著醫學進步很多傳染病都受到控制或消滅,很多過去被認為是絕症或頑疾都得到新藥及新的治療方法的出現使病人得到改善。但同時由於環境的污染、新病毒(愛滋、伊波拉)的出現,以及藥物的副作用等等所產生的疾病則有所增加。
不正確地運用科技也帶來新病症,如瘋牛症便因為把染病的羊製成飼料餵給原本只吃草的牛隻,把病傳染給牛,再從牛傳染人。
合法地濫用藥物或濫用處方藥物也為人類帶來很多新問題,如人類及禽畜的濫用抗生素引致一些細菌變得愈來愈頑強成為「超級病 菌」,最後受影響的還是人類。 此外,精神及心理所產生的疾病也不斷增加。癌症、心臟病、糖尿病及中風等慢性病症也和精神及心理狀態有很重大關係。
個人身心及社會對健康影響
心【精神體】
先談論一下「心」對身體健康的影響。早在 1926 年一位加拿大醫生 Hans Selye 注意到患上任何一類傳染病的病人在患病初期都呈現出相似的病徵。 後來他注意到不論是肉體上或精神上的壓力都會引發一連串不正常的 生理變化,最後可能弄到整個免疫系統枯竭,如不及早治療, 可令身體容易受到各種感染。
從「心」入手去醫治病症的成功例子其實很多,但有系統地研究、 介紹及得到醫療界認同首推 “Anatomy of an illness” 的作者 Norman Cousins。他以自己積極的情緒、幽默與笑聲去克服兩次嚴重的疾病,令他全身近癱瘓的膠原病及幾乎致命的心臟病,去證實精神狀態可以改變身體的問題。
他那股強盛的生命力是從何處而來的?他以一個英文字 HOPE「希 望」去概括他的信念。洛杉磯加州大學 (UCLA) 更以他名字成立中心 (Norman Cousins Center for Psychoneuroimmunology) 去研究大腦和免疫系統的關係。
大家可能見過一些畢生從事智力活動的老人家比較一般同齡人士更有活力及更少衰弱徵狀。美國桂冠詩人 Stanley Kunitz 正是一個充滿活力及創作力的老年人的好例子。雖然年屆九十多歲,他屢屢發表新 創,每次的作品都讓世人眼睛為之一亮。
這正如【邁向健康新紀元】的作者池田大作 (Daisaku Ikeda) 所說「健 康」不單只是「沒有病」,而是畢生去挑戰、創造、不斷向前和擴大自己的世界。他認為「創造性的人生」才是真正「健康的人生」。
身【物質體】
我們可以用各種方法去應付以上問題,包括逃避或面對。離開現實的環境未必能夠遠離現實的問題,更有可能出現新問題,何況問題的本因可能是在自己處呢?但長期忍受壓 力會影響身心;把壓力轉化或利用它 作為前進的力量便是一個良好健康狀 態的表現。 當談論到身體健康,我們應選擇一個 可以充分解釋身體的理論去研究這個嚴肅的主題。我們可否用「求真」的科學理論去解釋健康呢? 科學的確為人類很大的貢獻,試想, 由微型電中央處理器至發射人造衛星的火箭,都依靠科學的精密研究才能達到近乎完美無瑕的精確。但人類身體是十分複雜的,人們所知道及了解的仍然很少。
以我們的腦部為例,雖然現代神經醫學突飛猛進,開始破解人類腦部很多秘密,但比起其他科學家對宇宙久遠的星系的研究,神經醫學便相差甚多。
為甚麼研究遙遠的天體還比研究人類輕易呢?近代科學及西方醫學多 依賴「歸納法」( Inductive Reasoning ) 去作推理與研究,以觀察不同部份的結果去為一個完全之體系作結論。但這種思考方式有它的弱點,如果觀察出錯便會作出錯誤結論。
如以往的科學家誤以為一個成年人的腦神經細胞有別於其他細胞,是不能再替換更新的。
所以腦部便錯誤的被認為是一個靜態的器官,完全沒有再生能力,如果有損傷的部份的功能只有可能被代替,但失去的神經細胞不會再被更換。
這個當時被認定為正確的說法,早在幾年前就已被推翻了。
科學的治學方法是十分嚴謹及精確,但只以數據去指出健康是否可行 呢?以度量體溫為例,科學家發現人的身體溫度平均是37℃。如果你的體溫是 37.5℃,那麼你便是發燒了。
是不是每個人的體溫應該是 37℃呢?把少數抽樣出來的人的平均體溫作為全人類的正確體溫是不正確的。
這樣的思考缺乏彈性,不容許個別差異。使用這個推理方法去談健康,不足的地方顯而易見。
來討論「健康」或「生命」這些深奧的題目,我們不可能由研究小部份的知識堆積而來,而是由更大的真理去明白體會。
在此筆者提出一 些對生命的看法及脊骨神經醫學的哲學思想。
宇宙萬物均離不開「生死」現象。
不論是一個人或一個星球都是一樣。 脊骨神經醫學先應用「演繹法」(Deductive reasoning ) 由一個正確的大前提來作推論,繼而再以「歸納法」來作詳細的研究。
脊骨神經醫學的哲學主張是以宇宙萬物 由「宇宙智能 」(UniversalIntelligence ) 把所有「物質」 ( matter ) 組織起來及維持它的存在。 宇宙充滿各種「宇宙力量」 ( Universal Forces ) ,由物質的變化表現出來,如宇宙天體的運行、大樹在強風中擺動。
我們可能對這些自然力量的顯現不甚了解,有時以「災」來形容這些自 然力量所產生之後果。其實每種力量 都有它的作用,都是在「宇宙智能」 引導下進行。
大家有沒有想過雷電所產生的森林大火把高大遮蔽地面陽光的老樹燒去,使整個森林有更新的機會,生長更為茂盛,對整個自然環境都有幫助呢?
在加拿大西岸每年九月至十一月, 鮭魚成群結隊由海上迴游溯河而上,到自己出生的地點產卵,然後死去。
所生的卵子都被死去的魚覆蓋,而得到保護。
鮭魚的生命過程已經被研究很多,但是我們所知仍只是皮毛。為什麼它們能找尋到幾年前生活過的河流便是其中一個不解之謎。 我們只可以了解的是它們有先天智能,來完整處理自己的一生。
在無法真正明白大自然的定律下,人們可能做了極多引起生態不平衡 的事。農夫過度捕捉蛇來幫助生計,後果可能是鼠患無窮,把珍貴的農作物吃掉。老虎吃食其他動物看似殘忍,但牠有環境上的職責,把 殘弱的動物自然淘汰。
蚊子因為會傳播瘧疾及其他疾病,所以人們用農藥DDT去消滅牠。
雖然DDT使瘧疾得到消滅,但它帶來的自然環境傷害更可怕,影響雀鳥及水產的生長。
對我們人體身上的細菌何其多,有些更和人有互利平衡的關係,如大腸內的細菌會幫助我們完成食物的分解。不同細菌和人互相都保持 一個平衡。但如果身體的保護系統相對弱,細菌便有機會擴充它的領 域,在人體內便會產生大戰。大戰 之後人們便會認識到這些細菌的特 點,學會怎樣防禦這種細菌入侵, 以後身體便會更加強健。
如果用抗生素或其他藥物去「醫 治」,便會奪去身體認識細菌的機 會,但增加細菌對這藥物的認識。人們相對變得更虛弱,那些「益菌」 和「病菌」一樣也因為藥物的殺戮而減少。但餘下的細菌便產生抵抗力對付這抗生素及其他藥物,百藥不侵的「超級病菌」便是這樣產生了。
所有生物都有「宇宙智能」,把宇宙的物質及能量作為己用,稱為先天智能 ( Innate Intelligence)。
它透過「先天能量」( Innate Energy ) 在
「先天物質」(Innate Matter ) 裏表達出來,去維持生命及健康。
所有生物包含我們人類都具足所需的「先天智能」。
脊骨神經醫學認為人類的「先天智 能」在於大腦裏,它以電流(先天 能量)通過神經線來控制身體各部位。這一大束神經線受到脊椎骨的 保護,在每對脊椎之間的神經線不同部位。
當「先天智能」的訊息能完整確實傳達到身體各部位時便是「健康」。
偶爾「脊骨錯位」,干擾了神經線 傳遞的訊息,身體(先天物質)運
作便會出現偏差。脊骨神經醫學稱之為「不適」( Dis-ease) 而有別於「疾病」( Disease) 。
脊骨神經醫學以「演繹法」為基礎,再用「歸納法」以科學的方式仔 細分析病患的問題。 因為脊骨神經醫學的理論建立於一個不會及不可改變的依據, 隨著更多知識的增長,醫療的技術會越來越進步,但是醫學健康學說卻永遠不會改變。 因此我們已經了解,大家可以用以上脊骨神經醫學的理論來分析病痛及疾病。
「病」與「痛」
不幸地這些本能被認為是疾病而被控制,把溫度降到「正常」及去止 瀉。這樣做法與身體本能相反,使它更難適應變化。
當我們身體受到外來或內裏形成的傷害,正常地都會發出「痛」的警報。如果我們以不同形式去止痛而忽略原因,便等於在火災時把所有轟耳欲聾的警鐘都弄到至無聲,後果堪虞。
這不是說身體可以永遠完全地適應所有變化。「脊骨錯位」會使傳送到身體的「先天能量」減少,減低它的適應能力。營養不正常、缺少運動、不足夠睡眠都是發揮適應能力的障礙。空氣污染、飲用水及食物中的化學附加劑、精神壓力及其他心理因素都可 使我們更難適應周圍環境變化。
此外,就算是最理想的身體都沒有無限的能力,因為「先天物質」有與生俱來的限制。
它不能勝過身體殘缺,它不能立刻適應任何變化。
當它用力量去應付一個變化,如病毒入侵,它未必能在同時完全適應到身體其他要求,如體力勞動。對以上身體的限制我們無能為力,但對於各人為限制我們可做到的多得很呢! 在社會層面,我們應該努力去改善空氣和飲用水的質素。
在個人方面,我們應該注意我們的飲食、做多些運動、學習處理情緒上及精神上的問題。
矯正脊骨錯位是一個專業技術,我們需要把脊骨神經醫學定期檢查及矯正列入這保健養生法裏去。
我們也應當心避免處理原是正常身體功能的所謂「病症」,以免妨礙身體的適應能力。
當臥在床上發 38.5℃燒時,我們未必能輕易相信有這些「病症」是對身體好的,但往往這是唯一告訴的我們身體不適的訊號。試想想如果我們不小心放隻手掌在熾熱的火爐上面而不覺得痛的話,所受到的傷害必然難以補救。
真正問題發生在沒有病症的出現。常見是身體功能受到干擾而沒有出現徵候作出警告。例如,當脊骨錯位干擾了正常 的「先天能量」流動時,當時內在的細微改變並不會受到注意,使身體傷害更大、更久。
健康並非單指身體沒有病痛及病症,有很多疾病在發病之前一直沒有任何病 徵。
我們可有聽過有人對朋友的早逝而感嘆:「他很壯健,未見過他患病!」明顯地,他並非那麼健康,他可能病 了很久,但沒有出現病症使他以為自己健康,使干擾繼續。所以所有人(包括現在有病痛的、有時有病症、即使常健康的)都應該注意脊椎矯正及預防此「先天能量」的干擾。等到病症出現時可能為時已晚了。
偉大發明家托馬斯阿爾瓦愛迪生 (ThomasA. Edison) 說過:「未來的醫生不會使用藥物,但以關注體格、日常飲食、疾病成因及預防來幫助病人。」
總結以上討論的主要目的是介紹給大家用另一個角度去看健康, 希望能夠刺激大家思考。
每個人都背負自己健康的責任,在面對各種問題時最重要是發揮自己健康智慧,用適當的方法去幫助自已。
本文筆者 邱九桁於2012年全球脊柱健康醫學領袖高峰會 發表
PS.以上是
「邱九桁 脊骨肌肉神經徒手矯治整療學」教科書書中部份文字内容。
所有書中的教學圖片並未放在此處,教科書中的完整内容請閱 「邱九桁 脊骨肌肉神經徒手矯治整療學」一書。
本文於網路公開與所有同學分享,但請勿任意下載盗用或删改内容做為其他使用!
以上文章受智慧財產權保護,如有侵權 依法追究!
如轉貼分享 請標明出處 謝謝!












無標題文件

世界 整復醫學

學術交流大會

2011日本礒谷式力

學療法正師技術範

暨資格考試圓滿結

友站連結 Connac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